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别了,大舅

大舅是2017年1月5日早晨离去的,在听到父亲的电话后便急着跑去老妈的单位告知,我确信她正忙着打扫而没有把手机带在身上没有接到电话。在告诉母亲的那一刻,她内心略有起伏,但又显得很快平静了。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我就心里会有这种感觉,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早上提早半个小时来做。”母亲一般早上七点到单位,那么今天可能六点半就来了。还有个会议室没打扫完,我帮着擦了会桌子,就让我先回去,她做完就来。再多的泪水似乎在之前流干了,母亲肿起的双眼在几天前就看到了,此刻却也流不下来。我也早早的请好假和母亲回去送大舅最后一程。

大舅在一家四兄妹中是最有威严的,在家族,甚至在我们县乡也都很有名声。这与他全凭自己的努力打下的家业和他的孩子们都有所成绩是分不开的。在我们记忆中,大舅对子女的教育是极其严格的。在我的印象中,小时候每每去舅家玩,姐弟三个多半是在田地干活,忙于劳作,或是在房间温习功课。很少打闹嬉戏。后来舅舅舅妈两人白手起家,创办了木制品加工厂。更是操持劳作,甚是辛苦。在初办的那几年,大舅的厂离我家挨的近,于是我就有经常去逛逛的机会。搬不完的板料,隔三差五的装车,又是下原料,又是打扫卫生。天都黑了,他们才在那简陋的厨房里备着晚餐。他们很辛苦,但我知道他们内心是开心的。

大舅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在创业的过程从没有见过他有任何的退却。那一年,刮大台风,村里的变压器坏了。锯板厂一停就是十多天,最后硬是大舅先帮着垫付了好几千元把电给搞起来。印象中还有一次,大舅的一车货翻在出厂10里之外泥田里。而我因为去参加什么活动路过而不忍直视这种状况的时候,却似乎瞄到二姐正和大家一起将田里湿透了的门板门框搬上路。事后也没有听到关于这个事情更多的讨论。也亲眼目睹了舅妈在舅舅出车之前显露的那种担忧和各种对司机的叮咛,以及默默的期盼他早日归来。

正是舅舅舅妈辛苦的劳作,几年后他们盖起了自己的新房,并拥有了自己厂房。那时我到舅家总要认真的去数数总其有多少个房间,每次都要跑到顶楼去选眺一番。感受舅家的宽大和温暖。那时,爸爸也在舅的厂里做活,我总盼望着有出车的时候,这样我能稍稍的干些活然后和我的那些表兄妹们留在那里吃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在爸爸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回家了,有的时候爸爸在那里留的太晚或是玩牌消遣的话,那我就会在那里留宿一晚,就更加的开心了。

大舅是非常注重教育的。虽说两个表姐最终没有上成大学,但大舅从并放弃过让他们能多读多学一些。后来,二表姐当了老师,大姐也有自学进修。这也无不是大舅留给她们的启迪。自不必说我上了大学留给他的开心了。当他听到我报读的是工程学院时,不由的说搞工程好啊。后来的学习与工作也让我没那么的机会去了解他们太多,只是偶尔从父母的口中略知一二。

每年回家大舅都会问我些工作的状况,薪资状况等。如果我换工作了,他就会问得更关切些,新工作好不好之类的。这两年母亲来到了杭州,从母亲和舅妈的电话中我似乎又更多的了解了他们一些。然后就到10月份的那次噩耗。那次去探望舅的时候,我从没想过他会这么快的离开我们,但母亲用无止的泪水让我越来越觉得情况的糟糕。我们都在不停的埋怨我们自己少了对舅的关心,后悔错过一些事情,却不得不面对一个越来越清晰和惨痛的结果。更让我感到痛心的是,他的痛苦,他为此所受的折磨,他不应该的。在最后一次去探望的时候,我的心痛了,如果上天真得要带走他,就不必让他受这份苦,好吗?虽然我并不怎么知道如何去安慰我的哥哥姐姐和舅妈们,但我真心祝愿他们一切都要好好的。

别了,大舅,愿天堂没有病痛。也愿活着的人要好好珍惜,一切都要好好的。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byhard.com/?p=1690 | 海纳百川

该日志由 byhard 于2017年01月13日发表在 生活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别了,大舅 | 海纳百川
关键字: ,
【上一篇】
【下一篇】

别了,大舅:目前有1 条留言

  1. 除了膜拜,别无它言!

    2017-01-17 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