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程, 生活 > 正文

这一刻的沦陷

我焦急的望着公交车来的方向,不住的看着自己的手表,已经快八点又三十了,这是我应该准时上班的时间。雨小了点,但我卷的高高的裤管早就被打湿的够惨的。公交车站聚集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都如同我一样,不时看着入口的方向。公交豪华大巴到是一会一辆接一接的进站,驶过,停好。这是那些单位线路包车的大巴回来的节奏。也就表明他们早已将员工送到了单位,并安全的返回。这更加加深了我的焦虑,我的一九六路怎么还不来?

在一个小时之前,我刚刚吃好了早饭,本来也差不多到了该去赶车的时间。突然,暴雨倾盆,随之而来的狂风与雷电,绊住了我的脚步。我十分清楚的知道,这样的大雨,撑伞是徒劳的,除非你将自己裹在雨披里,但难免还会让你的头发,你的裤角被打湿。我选择了等待,我坚信这样的大雨不会超过半个小时,我只要在八点多一点时间坐上公交车,稍稍迟到一点,也不会被领导发现或是被责怪。雨丝毫就没有停的意思,随着八点的临近,我频繁的出入,以透过楼梯的窗户来更清楚的确定雨是否变小了。大雨伴着浓厚的雾气,让你望不见几百米开外的西湖群山,甚至不远处的高楼也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不时的闪电,猝不及防的雷鸣,滂沱的大雨,让我十分的泄气,但内心那种上班迟到的焦急慢慢的浓烈起来。

我还是出发了,雨虽然小了一点点,但还是很大,走不了一会就已经有点湿身了。按理我今天是不应该穿凉鞋的,因为是周二,我们的一些大领导会在单位,而且他们很在意员工在穿着上的规范,我想至少应该在他们面前保留一些好的印象吧。但此时此刻,那种湿透鞋的难堪景象,让我早就一无反顾的选择了凉鞋。这的确是种明智的选择,小汽车在道路上慢慢的涉过水面,激起了不小的浪花,道路有点积水了,但这里情况还算好的。我真想跑去自己停车的地方看看,是不是那里的水多的漫到底盘,是不是车经过的浪花漫过了轮胎。但我没有心情,我可能要迟到了,即使我去看了又能怎样,如果真的糟糕,也只能自认倒霉了。我不时的将自己裤挽的高一点再高一点。看到别人穿着皮鞋在十厘米深的水上跳跃时,就不由的感到一点点的欢快。但却不能多想,还是赶紧到公交站吧。

等不及了,足足等了有二十多分钟。问了调度室的大姐,她说她也不知道公交车还要多长时间到。该死的破调度室,这么差的技术,连车在哪都不知道。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一种可能一时等不到想法慢慢涌上来。那就换吧,一九六与二十路都行,一个在站里,一个在不远的公交站。如果走到一半看到一九六来了,我就跑回来坐。如果没有我就决定肯定坐二十路了。结果我到了二十路的公交站台,一九六的一个屁影也没看来。我也不时看马路对面,看有没有过来的一九六或是二十路,结果都是没有。而这边,呼哮而过的公交车也看不到二十路的影子。也许真如我所想,有重复线路的一九六与二十路都在路上被堵住了。我的心更加的着急了,我想象着自己到单位的时候,大家都好好的坐着,而你进去的时候,领导与同事都带着异样的眼神,会感觉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打车,这时怎么打啊,的都看不见。我想着换线路,到另一个路口的公交站换另一个线路。

运气不错,刚到路口的时候看到六十二路进站了,司机略等了会我。这时已经是八点五十多了,想着自己到单位可能九点半以后的事情。就越觉得应该给我的领导打个电话说个情况。我显然掩饰了一些,就说等不到公交车,换了线路现在才上的车,可能要很晚到了。我声音越说越小,迟到说理由总是很苍白的,除非有特别的理由。领导在最后的一点笑声中挂掉了电话。我也总算松了口气,也许我太看得起自己了,也许他们根本不太在意我今天是否迟到,但我略微安了点心。我在城站附近下了车。这里去单位平常走路还要二十多分钟的,骑个公共自行车,也要十分钟左右。雨还在下,但比之前又小了不小。对我而言,没有再晚的理由了,借了辆车,撑着伞向单位骑车。

越靠近单位,越发现迟到在今天是难免的。环城东路上自行车道也被淹没,那些在水中仍呼啸而过的公交车,冲垮了隔离的栏杆。那些仍在水中冒险的电瓶车被栏杆绊倒了,或被卡在栏杆的间隔隙中,不得动弹,进退两难。我被公交驶过的大水流惊呼起来,跟涨潮一样。拖起自行车,往人行道上走,又过了铁路桥。一个中年妇女拖着自行车在桥上破口大骂:上次已经出现栏杆倒掉伤人的事故,这次又出现,政府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湿答答的背后,是不是她刚才被栏杆绊倒了。再往凯旋路走,还了自行车。才真正发现这里的道路成泽国,不远处的几辆小车停在水中,不得动弹。不敢冒然的其它小车停住了,造成整条道路都被堵住了。人行道上也都是深深的积水,不敢过去的电瓶车又堵在路上,却无法调头,让我这个行人也跟着慢下来了。最深的地方足有五十公分。好一个江南水乡啊。

越到这里,迟到的焦虑越是减轻了不少。因为我已想象的出,那些开车的同事又是如何可能被堵在路上,那些骑车的同事,又是如何可能经过这些深水的道路。这一刻的杭城,在这一片真正的被沦陷了。我本来要坐的公交也是被水堵在这附近。公司的同事,很多也同我一样才刚到单位。后来,单位又停了一会电,几个同事甚至是自己爬出了电梯。而我们也无聊的相互调侃着。至此所有之前焦急与焦虑已完全消失了。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byhard.com/?p=1412 | 海纳百川

该日志由 byhard 于2015年07月22日发表在 历程, 生活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这一刻的沦陷 | 海纳百川
关键字: ,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