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程, 生活 > 正文

茶忆

过了早春,雨水渐丰沛,早起的乡间云雾缭绕,枝盛叶茂,苍翠欲滴。茶树也在这个时候在枝末枝叉探出芽头,吐出新绿。随着的温度的逐渐攀升,芽儿也越长越快。这也就是该采摘的季节了。

最早的家乡也只采摘一种茶叶,那种大叶的绿茶,随着名茶的推广,工艺的提升,茶叶也往嫩往小往精发展。新茶长出一叶一芯为最佳,更有甚者,只取一芯,以为精品。刚能采摘时,产量极低,又一般在清明前夕,气温不高,这也就是新年第一批新茶,价格当然极高极贵。故有“雨前龙井”一说。我的家乡自不产龙井,但品质与价格的道理仍是一样样的。明前时,采摘量是极低的,最初的几天,家里采摘也不过两三斤而已。随着温度的升高,茶叶也越长越多,产量也多了起来,价格自然也就落的快了。待到清明之后,数量之大,质次下降,所炒出的效果自然不能与最初相比,价格也随之降落几个档次了。

到了采摘的季节,村里就渐渐的热闹起来。村民们早早起床吃过早饭就上山了。人人都会在腰处绑上一个塑料皮膜,免得在茶丛穿梭的时候被昨夜挂在枝叶上的水滴打湿自己的裤管。匆匆上山,匆匆下山吃过中饭,来不及休息又急急换另一个山头,去找另一片新绿。待到午后三点光景,收购茶叶的最新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哪里有收购,大概多少价格,各自叫各家采摘的人回来,连同上午一起采摘的拿去卖掉。无论是否价格合适,只要不差的离谱,都统统换成现钱。然后卖完回来之后,天还尚早,又各自拿着框子,袋子,去另一块茶园采摘去了。这一采往往要到天黑之前或是采完才回来。

这已不是我小时候的采茶记忆了。那时,我们家有大量的茶园,分散在不同的山头,有个山头甚至要走近两个小时才能走到。母亲在茶叶疯长的时节多半三四点钟就起床,到山顶刚好天亮。有的时候,会有狂风暴雨,而我仍披着雨披,坐在茶丛里,也片刻不歇,任雨水从间隙滴落在脸上,滑落在手臂。甚至有时,我们全天都呆在山头,直到天黑才下山,而在这期间,父亲往往中午上山给我们带饭,并将已采好的茶叶扛下山去,连夜在茶厂炒好第二天便卖了去。那时,茶叶成了一家经济的重要来源。但你也不要忘记施肥,修剪,翻土等的精心培育,才能带来枝繁叶茂。那样个时节,我们要忙活一个多月。而我,放了学也要帮去采个一两斤,周末自不必说了。

现在,生活在城市,越来越感觉到家乡茶叶的金贵。一个没有汽车尾气,没有工业与生活垃圾的污染,常年雨水充沛的小山村,茶叶也许就是这里最天然,最环保的食品了。最后,告诉你我的家乡叫开化,我们的茶叶叫龙顶,当然还有我们的另一张名片,清水鱼。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byhard.com/?p=1358 | 海纳百川

该日志由 byhard 于2015年04月23日发表在 历程, 生活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茶忆 | 海纳百川
关键字: ,

茶忆:目前有4 条留言

  1. 板凳
    威客兼职:

    写的不错,赞!

    2015-04-23 15:14
    • byhard:

      谢谢夸奖,要继续努力。欢迎来访。

      2015-04-23 16:29
  2. 沙发
    阿里百秀:

    其实我们这里的茶叶也挺出名的,我们这里叫信阳,茶叶叫毛尖

    2015-04-28 09:36
    • byhard:

      嗯,不错。信阳也是个好地方。

      2015-04-28 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