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正文

真情永在之黄山行

在我的小时候,常常会听妈妈说起远在屯溪(今黄山市屯溪区)的她大伯一家,说起她小的时候,外公带她去屯溪,与她的堂兄弟妹的年少记忆。那时路难行,从何田老家的去屯溪要翻山越岭到西坑口,再坐5块钱的长途汽车到屯溪那边。妈妈,舅舅们最多的记忆就是大外公家门口的小桥及不远的赤壁山,及山下的一个寺庙,除此之外,再也无法找出更多能描绘当地位置的记忆了。听小舅与二舅说多年前也去屯溪做工,靠着仅有的记忆问了一天都没问到地方,最后只能悻悻拿着刚买的礼品回家。在2011年初的那个春节,大概是农历正月十二左右,远在屯溪的几位舅舅和他们的儿孙们,一行二十多人来到开化,来到这个他们爷爷出生的地方,这个是根的故乡。只不过,当时我们几个小辈还有小舅等都已外出打工,很多人都未曾谋面。但从爸妈的话中,还有当时仍在家的人的口中听出他们生活条件之好,礼之重,让我真有想去一探究竟的冲动。如今,这个大家都念叨的愿望,终于在这个春节实现了。

正月初三,天气不错,大家也都在家,我们一行二十多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如今,黄衢南高速早已开通,而开化与黄山又是毗邻,高速上的距离也不过五六十公里左右。在黄山市区2号出口下了高速。他们有人派车来接,行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下车之时,舅舅们就问了,到了吗,那个赤壁在哪里?赤壁就在不远处,只是这个角度在松树的覆盖显现的不够完全。但是赤壁下寺庙确实清晰可见,黄色的围墙让人一眼就能认出。周围有不少的新房,不像都有人住,后来也证实这的确是无产证的拆迁安置房。几位舅舅所在村也是今后拆迁的对象,这里离屯溪的老街非常之近,所以也可以说是城中村。亲戚们都已出来迎接,我估摸着那些年长的都应该叫舅舅,一时无人介绍,却也不敢乱叫。走过弄堂小路就到一个舅舅家了。茶,点心,鸡蛋,还有热气腾腾的包子。长辈们侃侃而谈,我们也慢慢地感受异乡不同的风俗,但一样真挚的感情。

吃过茶点,就到了午饭的时间,我们去的是一个舅舅女儿开的饭馆里吃的。三大桌人,互相介绍,大家觥筹交错,诉说着往事。说到真情处,无不动容。而我们小辈却未必能真正体会到血浓于水的亲情。饭毕,我们又去另外两个舅舅家看看。同样的点心,同样的鸡蛋还有刚煮好的包子,让人体会到无限的盛情。妈妈的哥哥也就是我的亲大舅舅道出了我们来此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给他们的爷爷,伯伯,也就是我的太外公,大外公上两柱香。而那边的舅舅说雨后路不太好走,就在山下而意思下好了,舅舅说那不行的,一定要到他们的坟前看看拜祭一下。最后,决定让小孩和我的几个表姐们不要去,其他人代表她们去祭拜。虽路不好走,但我想这也了却了舅舅和母亲们多年来的心愿吧。

事毕,我们又去小舅家看下了,了解了下拆迁等状况。他们又诉说着往事,或是近况。大外婆已有八十多,身体仍很好,衣着干净整洁,步伐也很稳健。不知不觉已到晚饭时点。我们小辈的,喝点饮料,吃的很快,而长辈们则用酒来表达他们的这种情谊了。一瓶又一瓶,盛情难却,每个人看似都喝了不少。几个舅舅在席间都声泪俱下,表达不舍与分离之情。他们甚至建议我们在黄山购房,来黄山定居。毕竟这里交通便利,及发展机会更远多于我们那几个小山村,而且亲人们以后可多多相见。他们提议,以后要年年相会,年年相聚。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不舍的心情越来越强了,但我们仍相信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在真正离开之前,我们还去了阿姨家。她和姨夫两人种菜卖菜,两间大房子,足以见证他们的生活条件之富裕。我妈戏言,要和她一起种菜。姨妈说,好啊,我们姐妹一起联手,大干一场。到了不得不说再见了。此时,天已很晚,细雨绵绵,开车回来的路上,孩子们都已入睡,而我仍在回味这种亲情带来的厚重感和震撼。讲礼仪,讲孝道,讲宗族的中华文化让代代中华儿女紧密团结,奋发向上。于是,我又开始憧憬着下一次的相聚。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byhard.com/?p=1306 | 海纳百川

该日志由 byhard 于2015年02月24日发表在 生活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真情永在之黄山行 | 海纳百川
关键字: ,
【上一篇】
【下一篇】

真情永在之黄山行:目前有2 条留言

  1. 沙发
    活动多多:

    现在还是农村的土豪好,日子舒服。

    2015-03-01 08:13
    • byhard:

      有个博士写了篇回家的博客,诉说知识在农村的无力感。城中村就另说了。

      2015-03-03 15:02